「天心取米」改四筆就成了「未必敢來」?專家:扯淡,漢朝寫小篆

网瘾少女 2020/04/15 檢舉 我要评论

包拯是北宋前中期著名的廉臣,在他去世之後,民間開始將他生前的一些事情神化。

宋代以後的文學和戲曲作品中,包拯成為了救苦救難的青天大老爺,這些故事大多荒誕不經, 經不起任何推敲。

宋朝是建立在五代十國割據政權上的朝代,宋太祖採用了名相趙普「攘外必先安內」的建議,使得北部的遼國壯大了起來,最後與北宋分庭抗禮。

宋真宗時期簽訂的 澶淵之盟,是大時代背景的產物,也是宋朝重文輕武的必然。

包拯是民間非常有名的「青天大老爺」

宋真宗以後的宋仁宗時代西疆的黨項人逐漸吞併回鶻部落,最終建立了西夏王朝,成為孤懸於北宋邊疆的勢力。

包拯在歷史上是為數不多的主戰派,他和 王安石、韓琦、范仲淹等人一樣,主張的是 擴充軍備,不能一味地貪圖安逸。

晚年的包拯擔任了 宋仁宗的監察禦史,他在奏摺中清楚地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依靠繳納財務獲取的邊境和平不是長久之計,朝中自太祖以來軍備疲軟,除京師護衛之外,邊境幾乎沒有守衛,是相當危險的。」

西夏人在宋仁宗時代徹底崛起

這段典故流傳甚廣,包 拯因此也和王安石、韓琦、范仲淹等人一樣,成為了靖康之變之後宋朝百姓懷念的官員。

尤其是在 嶽飛的抗金失敗之後,這種反抗的情緒高漲,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從此以後,包拯除了承擔人們渴望公平清明政治的情緒之外,又 承擔了這種反抗外敵的情緒

在大量的民間故事中,有一則故事流傳得相當廣泛,這裡面的 主人公就是包拯和西夏李元昊,故事的情節相當簡單卻富有趣味。

包拯是主戰一派,這一點是北宋時期的史實

傳說 西夏李元昊在稱帝之後,派使者向宋仁宗投遞公文,這篇公文中只有四個字: 「天心取米」,宋仁宗和群臣了之後大怒,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回復。

此時包拯站了出來, 巧妙地在每個字上改動了一筆,漂亮地回擊了西夏黨項人

「天心取米」四個字拆開來的意思相當簡單: 「天」指的是華夏,「心」指的就是華夏中原,「取」就是奪取的意思,「米」則是指的宋朝皇帝趙禎。

西夏人的意思相當明瞭: 要奪取宋朝江山

朝堂上下一籌莫展

邊陲蠻夷如此囂張,滿朝文武如何不怒?但兩國交戰不斬使者,宋仁宗還是要回復這篇公文。

包拯在朝堂上下一籌莫展之際,提筆將這四個字改動了一下,變成了:未必敢來,如此便有力地打臉了西夏皇帝。

這則故事乍一看沒有問題,但 其實漏洞百出,且不論這件事的真實性,就 四個字的改動來講,就是天方夜譚。

這四個字 對於使用簡體字的現代人來說,改動一下一下是相當合理的,但是 宋朝人使用的是繁體字

包拯在這四個字上改動了一下,意味就完全變了

在繁體字中,這四個字改動之後簡直就是面目全非,根本不可能成為 「未必敢來」

更為誇張的是, 這個故事脫胎于漢朝和匈奴之間的傳說,主角變成了漢武帝和何塘,情節完全一樣

漢武帝時期不僅寫的是繁體,還是小篆,如果是宋朝的字型和簡體字還有一點聯繫的話,那麼 漢武帝時期的小篆根本就是瞎扯。

這些故事的背後雖然有著強烈的民間情緒,但是明顯 過於蹩腳,基本上可以斷定是49年以後的地攤文學的產物。

小篆的天心取米和未必敢來

讀史使人明智,但是讀什麼樣的史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如果一味放任情緒而不考慮內在邏輯,甚至是罔顧歷史常識乃至生活常識,那麼這種再創作的東西顯然是有害的。

所謂歷史,不過是人類在思維下的一種再創造和再現,只不過某些人的再現方式實在是太簡陋了,這種東西其實不要也罷!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