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紀元】4.3萬年前洞獅屍體被發現,保存完好!這種史前獅子長什麼樣?

薛定諤的貓 2021/08/09 檢舉 我要評論
 

哇!真的第一次見哎,知識不會,衹是姿勢不對;科學凡此種種,用人話講才能聽懂

文/天空之城團隊

 

如果你想親眼看看史前動物長什麼樣,去西伯利亞吧,這裡掩埋著大量的冰河期動物ㄕ體,其中許多已經滅絕了。

(圖片說明:曾經生活在西伯利亞的史前猛獸洞獅)

最近,在俄羅斯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鑽石和貴金屬地質研究所的Gennady Boeskorov,領導著來自于俄羅斯、法國、瑞典、英國和日本等國家的科研人員組成的國際團隊,在西伯利亞的永久凍土中,發掘到了2具史前獅子的ㄕ體。這兩具ㄕ體保存之完好令人驚訝,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完整的史前動物遺體之一。

在本周發表於《Quatenary》雜誌的報告中,研究人員介紹了他們的發現。這兩具ㄕ體,都是來自於一種史前生物——洞獅。

洞獅是現代獅子的近親,但體型要更大一些。成年洞獅體長可達3米,重達250公斤,肩高也有1.2米。不過,這兩隻洞獅的ㄕ體並不大,因為它們都是幼崽,還沒來得及成年就早早離去了。

(圖片說明:博物館裡的洞獅)

他們給這兩隻幼崽分別起了名字,一隻叫Boris,另一隻叫做Sparta。它們的年齡都只有差不多2個月,體型和一隻普通的家貓差不多大。

其中,Sparta的皮毛是灰色偏棕,Boris的皮毛則是灰黃色。它們都不像現代的非洲獅幼崽一樣有斑點,這可能有助於它們在白雪皚皚的寒冷地區進行偽裝。另外,它們身上還有厚厚的底毛,這是現代非洲獅幼崽所不具備的,或許是因為它們需要在寒冷的天氣下更好地保溫。

據介紹,這兩隻洞獅,都是當地一位名叫Boris Berezhnev在發現於俄羅斯的撒母耳葉赫河畔的。其中名叫Sparta的那只,發現於2018年;而名叫Boris的那一隻被發現得更早,是在2017年。這兩隻幼獅ㄕ體的發掘地點,相距僅15米。

(圖片說明:Sparta是迄今為止保存最好的洞獅ㄕ體之一)

如此近的距離,讓人自然而然地認為是同一族群的夥伴,甚至可能是兄弟姐妹。不過,在通過放射性碳測定分析後,研究人員發現,它們被埋在一起僅僅是一個巧合,因為它們根本不是生活在同一個年代。據分析,Sparta生活於距今27962年以前,而Boris要更加古老,它出生於43448年前,比Sparta大了差不多1.5萬歲。

不過,雖然年齡上好像「輸了」,但Sparta卻被保存得更加完好,甚至是迄今為止所有冰河期動物中,ㄕ體保存最好的一個。

(圖片說明:Sparta頭部特寫)

斯德哥爾摩古遺傳學中心的進化遺傳學教授Love Dalén介紹說:「Sparta差不多是所有被發現的冰河期動物中被保存最完整的一個了,基本上可以說沒有被破壞,只有皮毛有一些淩亂,甚至連鬍鬚都保存下來了。Boris遭受的破壞稍微多一點,但也已經相當完好了。」

研究人員通過兩隻幼獅的牙齒發育情況,推測它們的年齡都只有1-2個月之間,死亡得比較早。和它們相比,現代非洲獅幼崽的牙齒發育到相似程度的時候,體型要更大一些。換句話說,同樣年齡的非洲獅和洞獅,洞獅幼崽的牙齒發育要更快一些。

對於這個現象,研究人員推測說:「這可能是因為北方高緯度地區溫暖的夏季比較短,冬季又過於嚴酷,所以它們必須要迅速發育,這才能在較小的年齡就開始吃肉。」

(圖片說明:洞獅ㄕ體各部分細節)

根據目前的研究,洞獅一直活到了距今大約10000年前的時間。作為戰爭當時食物鏈頂端的動物,洞獅也遇到了天敵,那就是人類。儘管沒有今天這樣強大的科技,但當時的人類已經能夠使用工具,大幅提高了戰鬥力。在爭奪洞穴作為居所的戰鬥中,許多洞獅被人類的祖先除掉。再加上它們的獵戶大型歐洲野馬絕跡,最終導致洞獅退出歷史舞臺。

所幸的是,它們距離現代並不遙遠,又生活在地球北端,所以有很多像這兩隻幼獅一樣被冰封在永久凍土中,讓我們現代人一睹它們的真容。

(圖片說明:2016年出土於西伯利亞的洞獅幼崽)

實際上,這也不是科學家首次發現洞獅的新鮮ㄕ體了。在2016年的時候,科學家就在俄羅斯哈薩共和國境內發現了兩隻洞獅幼崽的遺體,這兩具掩埋於大約12000年前的ㄕ體同樣保存非常好。

另外,科學家們還曾經在西伯利亞永久凍土中發現過猛獁象、披毛犀等冰河期動物的新鮮ㄕ體,這對於科學家瞭解這些史前生物有重要的幫助。

(圖片說明:去年在西伯利亞永久凍土中出土的披毛犀ㄕ體)

當然了,很多人比較關注的一點就是:既然發現了如此新鮮的洞獅ㄕ體,裡面一定有保存完好的DNA,我們能否通過克隆讓它們重現於世呢?

別說,還真有科學家考慮過這件事。2016年那2具ㄕ體出土後,韓國的一些科學家宣佈要嘗試克隆這些洞獅。不過,其中一位科學家在2006年因為幹細胞研究造假就被韓國首爾大學解職了。該團隊此前還提取過猛獁象的樣本,說要克隆,結果也遲遲沒有進展。所以,他們想要再拿到洞獅幼崽的樣本,實在是難於登天。

很多人過於迷信克隆的技術,殊不知目前這項技術還很不成熟。而且,就算克隆出來,洞獅能不能適應當代環境也是一個問題。

(圖片說明:史前洞獅Boris)

通過克隆來復活史前生物的想法很美好,實際操作中卻要面臨數不勝數的難題,這些問題我們在以前的文章中介紹過,今天就不贅述了,感興趣的可以查看我的過往文章。總之一句話,想要通過克隆來復活史前生物,目前還無法實現。

目前來說,能夠發現這些新鮮ㄕ體已經很值得慶倖了,這些都具有極高的研究價值。至於克隆的事,只能寄希望於克隆技術的突破了。

 

解讀科學知識,探索科學趣聞,感受科學魅力,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来到【哇!真的第一次見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